个税减免大礼包 算算我能得多少

修改后的个人所得税法自2019年1月1日起实施。为了让纳税人尽早享受减税红利,今年10月1日起,先将起征点提高到每月5000元,并按新的税率表计算纳税。明年1月1日起,将劳务报酬、稿酬、特许权使用费等三项所得与工资薪金合并起来计算纳税,并实行专项附加扣除。 

10月20日起,财政部、国家税务总局会同有关部门起草的《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正式开始为期两周的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人们关心明年起用于子女教育、继续教育、大病医疗、住房贷款利息或住房租金、赡养老人的支出,能多大程度获得减税。 

小两口“大礼包” 

宋溪娜 陕西西安 公司职员 

上周末,跟老公逛超市,我俩蹲在乳品区专柜前,对比价格挑选了好半天。4岁的儿子站在一旁,等得不耐烦:“买两箱牛奶,怎么这么慢?” 

儿子一句嘟囔,让我不禁心生感慨:结婚5年,“粗枝大叶”的老公竟然也蹲在超市里算起账来。 

前些年,我俩毕业后留在上海,一起打拼未来。那会儿刚谈对象,20来岁的小伙子不知道“过日子”:相机电脑喜欢新款,电子设备是生活最爱;在街边买蔬菜水果,从来没问过商贩价格。 

而立之年,是男生成熟的重要分水岭。告别“一人吃饱,万事不愁”的青春生活,老公也迈进“上有老、下有小”的“准中年时代”。日常嬉闹,我俩常开玩笑:“‘保温杯里泡枸杞,秋裤扎进袜子里’的中年生活,可真不容易。”虽说是“自嘲”,但两人也真切地体尝到几分生活的滋味。 

2016年,在上海打拼的我们,做了一个重要决定:带着2岁儿子 回西安工作。老公的理由很简单:父母年过六旬,从西安老家来到上海,帮忙带孩子。一家五口租住的90平方米房子,租金实在太贵。若回西安发展,整个家庭的“幸福指数”一定会大幅提高。 

考虑周全,说干就干。我们在西安贷款买了房,如今已装修完毕,准备年底搬新家;儿子在小区旁上幼儿园,父母来回接送;上个月,我俩一咬牙,贷款买了辆新车,全家也算迈进了“有房有车”的生活。 

从上海辞职举家回乡,确实需要勇气。幸运的是,老公在西安的新工作也算不错,月薪大约1.5万元。如今房贷、车贷、儿子上学,加上婆婆的药费,他的工资基本“月光”;家里的柴米油盐、日常开销,由我的几千元工资负担。日子过得不算充裕,但也说得过去。这份平淡安稳,不正是普通百姓最有烟火气的生活吗? 

回故乡两年,生活逐渐步入正轨。这一阵儿,我们还收到了“金秋礼包”—— 

10月,个税起征点上调至5000元,老公乐开了花:原本每月1900元的个税,现在只有800元。前几天,个人所得税专项扣除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刚公布,我俩仔细研究了一番:儿子上学,每月扣除1000元;贷款买房,每月扣除1000元;赡养公婆,每月扣除2000元。按照这算法,明年元旦起,老公每月的个税降至400元。跟最初比起来,一年到头能减税1.8万元。 

作为工薪阶层,我俩对这次减税期待满满。 

减税是最大的民生 

陈 磊 宁夏银川 媒体工作者 

国家的减税政策出台得正是时候,先是个税起征点上调到5000元,随后又出台个人所得税专项扣除暂行办法,这是实实在在的利民生的大事。 

对照这个暂行办法,我还真的和爱人算了笔账,也许不太准确,说说也无妨。 

如今我的税前收入大概2万元,这次调整个税起征点,每个月能够节约800元。我和爱人都是独生子女,爱人的父母还没有到60岁的退休年龄,我的父母已经退休,这样按照每年2.4万元标准定额扣除,每月是2000元的扣除额。我有两个孩子,按照每个子女每年1.2万元的标准定额扣除,那么每个月可以再扣除2000元,我现在有一套婚房在还房贷,每年按照1.2万元标准定额扣除,每月是1000元。这样算的话,我的理解是相当于在个税起征点上调的基础上,每月还可以再免除约5000元左右的税额。我爱人算了笔账,如果按照税率表计算,个税起征点上调到5000元后,我大概需要缴纳1600元左右的税,那么享受专项扣除后,大概还能够再节省个五六百元。这样的话,1个月大概能够省下来1400元。